• 书啊本子啊全部用Excel做统计似乎会上瘾

统计了一上午发现停不了手了=皿= 到最后连周边都想统计进去是打算干啥?
老实说不搞不知道,一搞吓一跳。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我有那么多神本=皿=,但是看完后就随手塞到角落里,很多时候都忘记自己是有的,看到好看的封面就又想搞一本,还好我不是冲动的人(心虚),不然RMB真的一路花到贬值啊……

下午去看姥爷,他们的村子仍未拆迁,我记得小时候一直沿着家门口的水泥路走的话,3分钟就能走到姥爷家的自留地。夏天的时候去摘西红柿,那样又酸又甜的味道已经十几年没有吃过了。茎秆上有时会捏到青虫,就兴奋地跑回家喂姥爷养的八哥。现在自留地已经变成了漂亮的小楼,路还是那条,却短了好多,现在依然可以顺着走3分钟,我所怀念的东西却再也看不见了。

球场左边是现在村中最破的房子的废墟,小小隆起的土包上四处爬着不会再返青的藤蔓,周围的屋子自顾自立在一边,没人还能记起我小时候因为调皮从平房潜入那个破屋被家长抓到后狠狠教训的事。从前站在隔壁的屋顶可以看到破屋阴森森的黑乎乎的正间门口,那个门口对我有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如今都不知道它在哪里,或许也已经成了漂亮小楼的楼梯扶手了吧。

姥爷盯着屋檐看半天,对我说去年的燕子今年也没回来,大概是淹死在海中了。你知道以前出海的船桅杆有多长吗?燕子可以跟着一路平安的飞回来,现在的船桅都变短,燕子自己飞不动,只能活活淹死在海里。已经过了3月3还不见回来,怕是再也回不来了。我突然有点心酸。
我还记得小时候——十几年前——姥爷家的格局摆设,右厢房正对的院子是泥地,天井那时候也没有这么小气,用梯子还能爬上屋顶晒玉米,庭院中有石榴有月季后来还有无花果,舅舅结婚的时候月季正开得漂亮,香得不得了。现在月季早就不见,原本的地方摆上了来访不遇者可以稍事歇息的旧沙发。石榴以前结的果实好甜,没有一点酸味,现在那位置也已易主,开了棵不甚精神的茶花。左厢房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里面好多杂物,我连旧时的硬币都能在那里找到几枚,如今已经换成租客在里面蹉跎岁月。
说人家蹉跎岁月倒不如说我也正在进行。
明明不是老人,却不喜欢看老物渐变,不喜欢看物是人非,不喜欢听回忆的口吻。只是姥爷的村子终究要拆掉,不管是破屋还是自留地,已经渐行渐远已经早已消失,六月份太姥姥过世,屋墙的葡萄都枯死。
没什么能长长久久,即使人生只有几十年,改变都会不知不觉的侵蚀,等到恍然回头,只有回忆能留给你。

但愿人如昔。

  •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近况…?

写文了…

争取不坑…

 俺…
脾气暴躁=V=
必殺:諸葛亮定計害孔明
 類別
 最新留言
 日厲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路人君留言板
 月份存档
 FC2計數器
 頁碼

 个鍾
泰姆就像马尼一样流走…
马尼可循环而泰姆不可…
 我搜
 鏈接
只見我手起刀落
 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