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还得耐心等待

BG相亲节目也可以卖腐,我森森觉得“腐”这个字已经无法低调了。
晚上看一档相亲娱乐节目,男D其实条件蛮好的,有房有车收入稳定;外形也还不错,瘦瘦高高,喜欢笑。
只是6位相亲女都表示很不满意,男D还是心态很好很开朗地接受了被淘汰的事实并一溜小跑下场去。
这时亲友团中一位胖哥(自称是小D邻居)鸡冻了,捞过一只麦很大声很坚定地说:“小D!她们不选你那是他们的损失!走,跟我回家去!”
我就=皿=了……大哥你真是小D的好哥们儿啊!见不得小D受委屈想回击那些女人不是?
然而镜头没有给相亲女,这一点我觉得电视台非常没有眼神儿="=

又是很久没有出家门,昨天有事要去电脑城,回来的时候发现路边花开得好欢乐,忍不住拍了一张

很香的花,而且其实已经开了好久了。但我一直宅在家里连外面什么天气都不知道。
大润发超市的后面又在建高层,越来越觉得这个小小的城市层次分得越来越明显
依然有人十几年如一日的拾荒,而曾经是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商业大厦已经门可罗雀,没修的土路隔街就是围着大大的“苦干100天,通路为XX”的铁板的施工现场。过年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月而已,好多东西又不一样了。

说来也奇怪。从高中去外地上学开始直到现在,我走在路上从未遇到过一个同学,不管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同学,一次都没遇到过。
常常联系的人只有KK,连亦紫我都好久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了。
越是离得近越是不想找,也许是觉得反正什么时候去都找得到人所以反而更加不放在心上。
本来我也很懒,最近似乎有变本加厉的趋向,非常的自我厌恶可是也没有改掉的动力……我是…垮掉的一代。

要说说坛子,近期闹得厉害,群里我已经不想冒头了。
任何时候抱团都是件很蠢的事,小团体不能让你变得了不起,在别人眼中只是幼稚的笑料而已。
隐约觉得大概是从我进入管理层后不久气氛就渐渐不对了。
工作用的群什么时候打开什么时候是打情骂俏的闲聊,网路上老公老婆你爱我我爱你有意思么?
做事的人都很低调,不做事的只会经常爬上来说哎呀我又要忙多少多少天亲亲你们balabala
或者对自己的工作大肆抱怨,但是又不愿意让贤。最要命的是还要对一直尽心尽力的老人指手划脚。
可以凭着一张嘴就扶摇直上,对提携这种人的高层我也心凉了。
真的,没意思透了。

还不如看对哈韩脑残的“圣战”。
本来很想问问她们的家长为什么会教出这么是非不分甘愿认呕吧棒子做天的女儿,然而一想,人家贱粉中都有快做娘的人呢,真是问不出口。
13只也好18只也罢,那是称呼人的字眼么?喜欢的都是“一只只”的东西还觉得很骄傲呢。
正腐敢先别管网路清洁,少引进几部棒剧可以么?高校对棒子不要供得像祖宗一样可以么?泱泱大国被个恶心的泡菜国搞得下一代如此残缺我觉得好神奇……

  •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近况…?

写文了…

争取不坑…

 俺…
脾气暴躁=V=
必殺:諸葛亮定計害孔明
 類別
 最新留言
 日厲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路人君留言板
 月份存档
 FC2計數器
 頁碼

 个鍾
泰姆就像马尼一样流走…
马尼可循环而泰姆不可…
 我搜
 鏈接
只見我手起刀落
 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