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文]天鹅奏鸣曲——无法实现的忠贞,不知不觉的别恋

首发:http://www.allbookbbs.com/viewthread.php?tid=14206&extra=

E伯爵的《天鹅奏鸣曲》前阵子再刷,到手看完了一直想写点什么,但是懒着懒着就越来越提不动笔,我自省……
就算没有看过,也很少有人没听说过《天鹅》。
E伯爵作为很有标志性的翻译腔作者几乎是开篇就让我折服,对我来说她文笔的优美遣词用句的拿捏有一种无法掩盖的用心,让我在阅读的时候一直都是激动不已——一点也不夸张。
甚至觉得故事情节都没那么重要,字里行间那种让人舒服的,毫不做作的感觉几乎渐渐变成了感动。
(我酸吗我酸吗我酸吗?在已经很少追文的现在发现这么一位好作者,而且是前辈作者其实我很懊恼的,如果早一点看到,说不定会比现在更有激情。)

发生在二战背景下的充满矛盾与痛苦,背负着罪责与忏悔的恋爱。
很容易变成暗黑文,或者是逻辑不通罔顾事实的白文。我喜欢《天鹅》,就在于这样难写的背景下作者用不紧不慢的笔触无限接近真实的描绘了一种沉重又多舛的爱情,让我为之动容。

德国纳粹罗斯托克与法国伯爵夏尔特。

前者是侵略者的党卫军军官,后者是沦陷国的下等公民。
即使占领者没有任何针对的举措,他的存在也会让人深入骨髓的厌恶,而罗斯托克在这样对立的立场上却不曾小心翼翼,他的作弄,给的难堪,失控的情色行为和狡黠难以捉摸的个性让这个军官充满魅力。
与夏尔特初遇开始,或大或小的骚动就一直没有放过这位法国高贵的伯爵。
厌恶着上流社会惺惺作态肮脏可耻的罗斯托克那时候即使一枪打死夏尔特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在他眼里这个法国人也不过跟他们一样,在舞会交际觥筹交错里长大,脑子里尽是些让人发笑的愚蠢想法,胆小自私又爱夸夸其谈。
我不认为第一次照面罗斯托克就对夏尔特产生了什么想法,窝藏着“抵抗者”的夏尔特不过是跟纳粹作对的搞不清形式的蠢蛋,尽管罗斯托克在后来经常会回想这充满着血腥味道的初识,我觉得那是一点一点了解了夏尔特之后必要的思索。

夏尔特自然是被请去喝茶,那个令人窒息的小楼他前前后后进去了很多次。
这是《天鹅》里一个很重要的场所。
夏尔特被逼迫着和罗斯托克接吻;忍受他一次比一次过火的戏弄;在这里愤怒地说出绝不屈服的宣言;与罗斯托克副官的相识;为马瑞沙低头;匕首紧握刺杀罗斯托克……几乎每一个关键情节的出现都是在这里被推生出来。而每一次快到绝境的时候又会合乎常理的化险为夷。

除了夏尔特的未婚妻马瑞沙惨死在破败的监狱里。那是天鹅里我最心痛的一幕。

弟弟参加了游行被捕, 牵连了姐姐马瑞沙和夏尔特,他们一同被抓进监狱。
夏尔特用尽所有的方法终于在罗斯托克嘴里听到他会让马瑞沙平安无事的回家
然而一天一天的等待最终却等来了噩耗——马瑞沙不明不白死在监狱,死前还受过令人发指的凌辱和殴打,而她的腹中还孕育着夏尔特的孩子,夏尔特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的孩子。
普通人该有多深的愤怒夏尔特就有多深,不,那是已经无法估量的怨愤。曾经那么恳求罗斯托克,甚至对他都有了一点点信任,怎样恶意的骚扰他都忍得下去,为什么明明他可以救马瑞沙却不救,为什么让自己深爱的未婚妻死于那么残忍的手段之下,还有他未出世的孩子。之前种种的保证,让他充满希望心心念念的等待如今却要这么打击他——罗斯托克我或许从来不该对你抱有希望是吗?

就像所有失去爱人而被仇恨左右了思想的人一样,夏尔特毫不犹豫的进行了他的刺杀行动,那是根本没把握的痛极之举,而他已经不在乎。只要眼前这个还在说着虚伪的抱歉的人血溅当场他就不去管会有什么后果。
可想而知这次刺杀很失败,夏尔特只不过是个养尊处优不事生产的教授,怎么能敌得过一直经受着铁血洗礼的军人。被绑了起来独自面对着这个让人厌恶的伪君子,还不得不听他的指摘。尽管罗斯托克并没有难为他放他离开,夏尔特还是觉得这样下去已经不行,马瑞沙的死,妻弟对自己的仇恨已经让他坚定了自己危险又崇高的想法。

他重新接手自己的剧团,开始隐蔽的地下反抗活动。借助演出的掩护暗杀纳粹高层,运送革命志士。
在政治立场上他与罗斯托克是实打实的死敌,纳粹一直在追查他的天鹅组织。而夏尔特比以往更加谨慎的隐藏并且扩大影响力。
我很喜欢夏尔特的朋友,出版商戴斯先生、剧团的西蒙、拉丰都是有着同样的愿望无条件的支持着他。
然而抵抗组织的危险性不消说,精明的罗斯托克很明白他在做什么。夏尔特也毫不怀疑断断续续发生的阻碍都是来自于他。然而在“第一次约会”罗斯托克中了枪以后这种想法却有了改变。

这里之后小说中的大反派所策划的罪恶已经隐隐约约露出端倪,结合罗斯托克在生日那一晚对夏尔特说的害死马瑞沙的并不是自己。夏尔特开始怀疑和分析,理智上他还是认为凶手就是这个人,但是对方言之凿凿又让他陷入矛盾。夏尔特实际上是行动派的人,对罗斯托克有什么想法都不重要,眼下抵抗组织的事才是头一件。我在想如果他当时能够问一问罗斯托克事情的始末即使不相信也会对自己以后的行动很有帮助吧。

办假护照,掩护英国人出境,因此绑架了罗斯托克,夏尔特知道能做到这种程度都是因为自己利用了罗斯托克对自己的感情,但是他不打算忏悔或者羞愧,心里仍然放不下他当着自己的面打死的朋友和未婚妻的死亡。然而看到这里我却有点倾向罗斯托克。他很平静的说你是在利用我的感情。然而却没有对他发难。这个纳粹的军官和别人不一样,他的手掌也染满了血,而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这是他的职责,或许觉得人命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使自己身处高位,对同僚也完全没有好感,用浑浑噩噩玩世不恭来形容早期的他我想这是可以的。
他也曾说过少年时候的经历或多或少让他绝望,而不知道这些都不能成为他伤害人的理由,也成了他取得爱情最致命的阻碍。

夏尔特的计划总有疏漏的时候,纳粹已经盯上了他,连带也开始怀疑不合群的罗斯托克。
还是始于英国人出境的事。罗斯托克已经和盘托出了自己的过去,也终于说明白了马瑞沙究竟是怎么死的。他的副官,贝尔肯中士的作用可真不小,同父异母的哥哥,可怜又执着的追求父亲的认同,对罗斯托克怀着深深的恨意。而罗斯托克只是怜悯他,对于他一直以来没有间断的陷害都宽容对待。却造成了夏尔特巨大的悲痛。
助纣为虐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然而夏尔特却不清楚这时候究竟是怎样的想法了,马瑞沙生前提起罗斯托克总是欲言又止,并非单纯的害怕,她是看出了罗斯托克想要的东西。她的弟弟叫他别再自称“天鹅”,让他醍醐灌顶的羞愧又震惊。
那种忠贞不二,一旦选择就会相守一生的鸟儿在他不知不觉对罗斯托克产生异样感情的时候就不该用来比对自己了。他没有为马瑞沙守住爱情,曾经罗斯托克问过他真的是爱着马瑞沙的吗?如果现在回想夏尔特会怎么回答呢?我丝毫也不怀疑他对马瑞沙的好,如果顺利的成了家夏尔特会是不可多得的好丈夫。但是内心深处已经分给了这个让人矛盾的军官的部分又该怎么算呢?

夏尔特始终是选择了罗斯托克。而罗斯托克却不能与他并肩。

在他从炮火纷飞的阵地一步一步走到他的庄园的时候,夏尔特手里是他不间断的从战场写回来的信,每一封都是“我爱你”。仅有的24封或带着血迹的信已经让他沉默无言——罗斯托克不会回来了,夏尔特没有在乎会不会吓到他忠心的管家,站在那里泪流满面。
如果没有这包含了很多很多的眼泪或许我读到夏尔特与罗斯托克重逢的时候就不会这么又哭又笑。或许不会在看到番外中罗斯托克那样忍耐和坚持而再一次为他动容。
心里已经洗净了戾气,剩余的时光他要和自己的爱人夏尔特共同生活,忏悔罪孽。

已经不是最开始那个阴险的侵略者,他说“夏尔特,我是不是一个勇于承认爱情的人”他在雨天小路上倚车而立等待着充满危险的护送,他飞身为他挡下子弹,他在严寒的战场逆来顺受只为活下去见他的爱人,他说怕死,他用所有的一切来追逐恨着他又爱着他的那个人,他不知道怎样洗净自己犯下的罪,他不再有棱角,他甘于平静的生活——他也有了属于他们的小女儿。

夏尔特是从什么时候爱上了罗斯托克我无法清楚的说出来,亡妻在他们之间又是什么位置我却不想去在意。
马瑞沙在的时候他不曾背叛过他,而对罗斯托克,更加不可能吧。当不起天鹅的称呼没什么,天鹅也不是只会吟唱优美的乐章,哀鸣是怎样的悲怆我们怎么会了解呢?

力推《天鹅奏鸣曲》及其番外

  •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近况…?

写文了…

争取不坑…

 俺…
脾气暴躁=V=
必殺:諸葛亮定計害孔明
 類別
 最新留言
 日厲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路人君留言板
 月份存档
 FC2計數器
 頁碼

 个鍾
泰姆就像马尼一样流走…
马尼可循环而泰姆不可…
 我搜
 鏈接
只見我手起刀落
 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