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不会再那么喜欢一个人,再不会在自以为是的为他辩解

现实生活中面对面的人尚且不能知心,何况在网路?
因为一手整理的清单舍不得废弃,所以还是每天一过12点就去刷一遍昨天的贴,无关的标题都习惯性无视,自离开后也都没有发过言。以前看到不可理喻的言论几乎马上就会怒火冲天长篇大论势必把人压得再无翻身之地,经过了不长也不短的几个月,那些事和人,表面的鸡血和背地的暗斗,突然就烦到看都懒得看。然而在粉红看到掐还是觉得不舒服了。

不是想要帮着辩白,而是自己也有些糊涂起来。以前小小的疑惑在这种环境中不可抑制的就变大了,回去看看自己曾经的发言,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赧然。想到什么说什么看到什么信什么是不是太呆了?因为擅自把对方定义成完美无错,所以就放心大胆的保驾护航是不是太蠢了?

有一个的离开对我来说也是不小的震动。他是最卖力的一个,心直口快,得罪了好多人。我一直说下次我来帮你绝对不让你一个人面对了。可我从来没有做到。他不怕人家掐他,也不做作的维护自己的形象,对于自己认同的人亲切的不得了。是我很憧憬很喜欢的人。可是眼看着他伤了心,我都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因为我自己同样在迷茫。

不是说标志性的言论看烦了还是怎样,只是真的言行不一的做法让我不想相信——这得怪我,一厢情愿把人家相像成我认为的样子在他做不到的时候就指责他。人的想法是会受影响的,我不能算是死忠。以前积极的做这做那,虽然现在想起来也不觉得后悔,但心情已经大为不同。那时候是真想为他做点什么,受了委屈也傻乎乎的跑去说,这回事让我今天羞愧不已。

今天才慢慢的把事情一点一点的串联起来,他不是罪人,也没有犯错。我还是坚持认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没有去害人,也没有败坏风气,就不该受到指责。有人觉得被背叛什么的我能够理解,但是这不能让他去负责,他没有这样的义务。我曾经说过离粉丝太近是件很危险的事,今天看来也无法说这样的看法就是错的,不是拉别的人下水,只是类比起来的确是他的这种情况“一枝独秀”了。慢慢构筑起来的喜欢也会慢慢的被瓦解,契机也许只是一点怪异的不合适。

我还是看他的东西买他的作品,却开不了口再去逢人就夸他,我也害怕他不得已的越来越高调会带来什么后果,希望只是我想得太多。我所喜欢的人,一个一个都变了质,是我没有看人的眼光还是他们变得太快我跟不上?不会跟着再去踩她一脚,可以前喜欢她的那些细节不知不觉就自动的改掉了,说起来我也算是很无情的粉丝,见势不妙,掉头就走。

其实他并没怎么让我失望,有人说他扮可怜,这我无法认同。他说的很多话看起来是有博同情的嫌疑,但是仔细看完了其实句句都是有理的,当然了讨厌他的人不会这么想。是最近这场大风波渐渐的让我看到了一些东西,一些只凭语言无法掩盖的东西,斟酌了好久,终于肯在现在承认一些根本就没想到我也会去探究的事实。于是公主病适时而发了。

是我曾经以靠他再近一点为荣,他和我说一句话我都会兴奋半天,这样的心情以后不会再有了,对谁都一样,甚至于还在喜欢的人也不敢再靠前一步。默默的萌是怎样一种选择总算体会到了,不光是你们,我们也在恐惧,常常见到的“欺骗我的感情”“浪费我的表情”很多时候并不是说说而已。所以蘑菇的部落格变成了认证进入后即使有点难受也很快就释然了。一定要去一窥究竟又是何必呢?

目前在收旧书,一本一本收完以后大概就可以没什么牵挂的说拜捏了。
我还是希望他好,一切都好,只是这份希望大概已经和凉秋晨起的薄雾一样,很淡很淡了。

  •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近况…?

写文了…

争取不坑…

 俺…
脾气暴躁=V=
必殺:諸葛亮定計害孔明
 類別
 最新留言
 日厲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路人君留言板
 月份存档
 FC2計數器
 頁碼

 个鍾
泰姆就像马尼一样流走…
马尼可循环而泰姆不可…
 我搜
 鏈接
只見我手起刀落
 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