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晚上能喝掉8罐啤酒,然后斗地主赢下1000分,这是我在大学时目睹的事实。



其实我从没觉得我离开过老大,不管我们两个分隔在四川也好,山东也好,广东也好,北京也好。只要电话还是通的,就如同她就在身边。

前年她搞工厂,我去做了半年的小妹,然后我就像所有懒惰又不思进取的死大学生一样年底一肚子不乐意的回了家——蹲在事务所至今。

偶尔会在网上通通话,更新一下老大的语录——人生如果没有老大这样一个朋友会索然无味,这是真的。



老大周末回家,翻出不知道何年买的润肠茶,她毫不犹豫就全部冲开喝掉了,之后肚子各种翻腾,直接后果就是让她放了一个意蕴悠长的P(用字母是为了说明我其实是很风雅的人)。

据当事人说那个P持续了十秒钟左右迟迟不肯停歇,老大的老公终于忍不住了大喝一声“住嘴!”



老大说给阿会听时候阿会一秒都没有犹豫“噗”地喷了一地。

我举着电话喷了电脑一屏幕。

我说没想到你老公才是真正的冷面笑匠啊!



老大说你不知道,第二天我又放了一个,还是这么的缠绵悱恻,我老公又断喝一声“你怎么这么多话!”第三天终于轮到我老公也放了一个,可是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过去很久我才大喝“住嘴!”结果我老公说“你已经晚了。”

我必须求饶,我已经在床上翻滚了,你们两个不要这么有乐趣好吗?会死人的知道吗?!



老大喝过酒半醉不醉的时候比较喜欢跟我谈人生哲理。

今晚的主题是性格与人生。



老大说,你是知道我的,其实我这个人是有点情绪化的。

我说,的确是有点

老大:但是我是很真诚的啊,我相信真诚能打开、打开很多事……

我:你还有什么没打开的吗?

老大:你的意思是说我有很多没打开的喽?

我:我分明是说你已经全部打开了啊!

老大:那你为什么要问我有没有什么没打开的?

我:……



老大:我最近都在烦恼头发的事,我好多头发哦!

我:我也是啊

老大:人家说每天掉50根以上才算不正常,我都掉几百根都没见少。

我:据说梳什么发型也有影响。

老大:那你是说我的发型有问题喽?

我:怎么会,我也是三七分啊。

老大:可是我有时候也会二八分啊,四六分啊,一九分啊,五五分啊,怎么样嘛!

我:卧槽你当分钱吗?!



老大:周嫌高和萝卜头吵架要辞职,扭扭捏捏在我面前晃半天才开口,我都没有留他。

我:那萝卜头呢?

老大:萝卜头说我要是和他一样还不早就辞职了?

我:那最后怎么样嘛?

老大:……那个娘娘腔还没有回复。

我:你不要因为人家穿粉红衬衫就不重视人家嘛……

老大:……哼……



老大:今年招工难其实都是央视的错,说什么工人不好招啊,工资少不干啊,现在连扫地的阿婶都要拿1500块哎!大上个月招一个文秘要2500。这个月直接就3500!3500了!

我:(默默流泪)



老大:其实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主要是很想你。

我:(我经常都很想你)

老大:有时候一段时间没联系我就要给你打电话,因为我怕你把我忘了。

我:我感觉从来没有离开你。

老大:切。

你喜欢的东西我其实平时也在留意,知道我为什么买给你吗?

我:为了让我开心嘛。

老大:谁为你开心啊!……其实你也应该知道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我:我明白……

老大:我总觉得我们将来还会在一起的。

我:我感觉从来没有离开你。

老大:切。

十月一我们就不要去日本了,你来看看我就好了嘛。

我:可是路费很贵……

老大:那一半一半嘛。

我:一半一半还是很贵啊。

老大:靠!难道去日本就不贵了吗?!

我:好像也有点贵。(但是我现在攒钱的话说不定还行)



老大:我其实真是很担心你,你对自己的前途完全没有打算吗?

我:只有很眼前的打算。

老大:这样不行啊,你这么年轻,我就希望你有我没有的那种劲头。就像我昨天跟你说我想学画画,其实真的很有天分,可是我不能坚持。你就可以啊,学点东西到哪里都有用。

我:就算看起来很不靠谱也没关系吗?

老大:你已经很不靠谱了,所以没关系,你要有点勇气,要试着抗争。

我:我害怕跟我老妈搞僵。

老大:像你这样年纪,单身一人,没有很有本事的男朋友,你不闯一闯还想怎样?

我:我想至少考出XXXX

老大:(哽咽)你要为我考虑一下啊,我年纪大了,真的已经无法陪伴你考博士了,你不要为难我啊~~~

我:我到底什么时候说过要考博士啊!但是敲门砖至少得厚一点啊。

老大:放P!老子当初闯荡江湖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呢!

我: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你有老公,也有自己的工厂。

老大:所以你有没有相亲嘛?

我:有,但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办呢?我完全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啊。

老大:你是不是有病啊?

我:我也觉得。



老大:我现在觉得真的不欠人家钱不行。

我:怎么说?

老大:现在是人家一来要账我马上就给,这样真的显得我身价很低哎。

我:欠钱貌似才是正常。

老大:对啊。我老公公司每月都要欠人家1000多万,但是档次就是比我显得要高。

我:那你也开始欠嘛。

老大:我会跟你分享欠钱心得的。好啦,你去睡觉吧。

我:那你也睡吧,今晚别再喝了。

老大:嗯。



我以为她立即挂了,但是我举着电话哽咽出第一声前一秒,才听到嘟嘟声。

即使是不甚清醒,我都知道她每句话都是认认真真在跟我说,我怎么会忘记呢?我一直是这么庆幸自己的好运,我的老大,性格豪爽,出手大方,我们互相喜欢。

就如同“被选中”的任何人的心情一样,面对她的时候直到现在仍时常不知所措。她与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自始至终都有一种快乐的疲惫,喜欢她,但是也害怕她,因为不管哪方面都无法平起平坐,就连胸都比她小三个杯——当然这个不是重点。



可是她吸引我。

她说假如我是男人,我娶了你……那多可怕啊!

我说我还以为你说你要蒲个够呢!



这是半夜11点左右的电话,而我,不舍得忘记。
 近况…?

写文了…

争取不坑…

 俺…
脾气暴躁=V=
必殺:諸葛亮定計害孔明
 類別
 最新留言
 日厲
04 | 2011/05 |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路人君留言板
 月份存档
 FC2計數器
 頁碼

 个鍾
泰姆就像马尼一样流走…
马尼可循环而泰姆不可…
 我搜
 鏈接
只見我手起刀落
 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