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一现马上码出千八百字,完全没有设定大纲之类的痛苦。可惜我的灵感大概小半年才闪一次,这要是相机的话,还没用到9成就已经呼啸狂奔着过时了。有时候还真不大好说到底是烧脑细胞的短篇还是裹脚布注水肉的长篇更难写一些嘞。

憋屈的感觉果然难受,都不知道心里是怪别人多一点还是自责多一点了。总觉得要造大孽,可还是隐隐约约存着侥幸的心思,甚至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的比重都迅速变为9:1了。
做了错事大概都想要个时光逆流的机会吧?
明知道不可能,但是恐怖的后果想多了也疲累,不自觉就开始逃避、绕路走,悔不当初。
可能是一直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就凡事都不谨慎了,于是也终于知道了狂妄自大的下场。
所谓精神分裂的症状我搞不好都要出现了呢。

老头开始新工作了,我这里还没有着落呢。话说为啥所有客服的效率都那么慢!老子的学费都快长毛了!

我发现几乎每年都会跟一个熟识的人闹别扭,从高中开始,简直要变成一种强大的心理暗示了。
好在人家基本不跟我计较,不过这样想啥来啥(还都是坏事)的特异功能也太讨人厌。
还是宅在家里最安全吗……但是年龄又不许。正如我大姨夫的名言——过天日子真不容易。
希望下次能发布点让人开心的事,好歹也算许了个愿吧。

想要左右逢源八面玲珑又要说东道西指天誓日的人真的是哪里都不缺
有啥好计较的,该庆幸因此认识了真正好的妹子,虽然心里很堵但是以后慢慢疏远了也就算了
虽然说过的话不会后悔做过的事也没啥亏心的,但是想起来就觉得好像是被人看了戏
一直以来觉得很不错的家伙竟然真的原形毕露,我以前一些不愿意承认的小小的怀疑到底算啥
其实很理解不愿意得罪人不愿意放弃已有的权利的这种想法,自私虚伪不是罪大恶极的事
但是不要装一副咬牙切齿的好像随时随地都愿意豁出去的样子不行吗?
又不是说不表态就会受到责备了,这样费劲你累我也累了
随你去吧,以后你说什么我都说好,不过别再表演了,就凭你,目前还没有希望拿影帝。

捡来的小猫茁壮成长得过火了= =
以前六个猫头才和我的脸一样大现在只要四个就够了——你这到底是多大的脸啊!
Photobucket
好在声音还是奶声奶气的,小爪子也依然粉红可爱,偶尔有眼屎也不影响萌度啦
只不过羞羞啊,你要是愿意学一学怎么察言观色就再好不过了
我娘真的不是很喜欢你你不要总是往前凑啊
前阵子去手嘟放在我爸那里养了几天,抱她下楼的时候她简直要吓死
喵喵叫得楼道里全是她的回音,爪子几乎把我的衣服都抓透了,耳朵都别到后面去了
我就抱着她一路走,越走越觉得怎么我难道是要扔掉她吗?为啥罪恶感这么强烈……
都说猫咪不是好旅伴,这次我体会得鲜明了,以后再也不抱她出去了,这个小家伙是真的害怕,如同最初被丢掉的时候一样……
最重要的是我爸养得她一身烟味= =

跟风开了不老歌和微博,前者理所当然的荒了,后者还在新鲜期中,不过估计也挺不了多久
每天打开就是各种刷屏,也经常见到想无视的人,以及各种瞬间的失态
其实对更新资讯还是很有好处的,虽然里面耽美的成分越来越多,真不觉得是好事
前几天关注淘花事件,跟百度文库一样的贼受到了各方讨伐
再去粉红,仍然是争论不休的版权话题,以前还会很热血去掐一顿,现在只觉得越来越有心无力
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能成为支持赞美盗版盗转盗创意的借口
即使绝大多数人用盗版windows,即使百分之八十的人看网文看电影视频听MP3也不能因此就说这些行为是对的
你私下就是没有一件正版哪怕脑子都是盗的你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喊你多爱盗版
老鼠都知道贴着墙边走支持各种盗的人你们怎么就不知羞耻呢?
不要说什么真理往往掌握住少数人手里,掌握在谁手里也得讲一个“理”字
一边得意洋洋于自己有得盗版用有得盗文看一边侮辱鄙视版权人这真不是一个“脑残”能形容的了的
你们又不是骨子里勤俭排长队也要抢便宜3毛钱香皂的婆婆,把自己搞那么难看真是何必呢

据说亚运会开幕式不可说小姐献唱了?卧槽……这不是逼着人家说嘛
老大她们今晚又吃火锅了,我呢,就一个人在家啃苹果,暖气还不热,真是对比产生悲惨
老师板书看不懂,坏账准备算不出来,叫一个数学从来不及格的人去听会计课会不会太残忍了……
妹妹终于去日本了,穿上制服的样子很好看,瘦了很多,不过气色很好
给我发来在各种神社前拍的照片,我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有种羡慕嫉妒恨的感觉……
最早年底就有喜糖吃了,为人子女却没啥感觉,希望我娘以后不会再难过了,该放开的人留着干什么呢
小城越来越多高层,那天经过最繁华的大街,看到蓦然空旷的只剩拆卸土石的那一大片地,很久没有反应过来
这里也要搞地产开发了,小时候觉得最羡慕的府前街八成也快了吧
说起来回来这么久仍然没有见过一个同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对于自己所做过的残忍的事尤其不愿意回想,每次回忆到那里就克止不住阵阵心悸。
然后什么心情也没有,只害怕同样的事情早晚也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即使从来没有不当一回事,即使一直很愧疚甚至忏悔也不能将恐惧又难受的感觉抹消一点点。

其实现在看来也不过是无心的一件事,甚至于我也时常怀疑是不是记忆出了错。

小时候千里迢迢从姑姑家要了一只长相很滑稽的小鸟带回家养。
这只小鸟圆圆胖胖的,黄黄的嘴边是两根长长卷卷的胡子。
因为是在姑姑家里孵出来的所以跟人也特别亲近,只要我们一进门,不管在哪个角落它都会叽叽叫着扑棱扑棱地撞过来,连我妈那样很不喜欢小动物的人都非常宠爱它。

照顾它的事基本都是我来做,只养过小猫的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养小鸟。

那时候是秋天,没有飞虫什么的给它吃,我就天天喂它吃小米——后来才知道随便去花鸟市场买点面包虫什么的就能让它过得很滋润——时间一长,我越来越觉得我的小家伙没什么精神,站在盆景上睡觉都是摇摇晃晃的。

我就自作聪明,心想大概它也像所有的猛禽一样需要点肉类补一补?
于是再次喂食的时候我就切了一点生鸡肉送到它嘴边。

出乎我意料,它简直是凶狠地一口啄了过去,两片小小的喙费力地撕扯却怎么也咽不下去,我有点着急,就一只手捏开它的喙一只手就要把那团肉扯出来,而接下来的事就成了让我不断地想起,并且永远都这么毛骨悚然的原因……

我把它的舌头拖了出来。

我至今不愿意去回想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很卑鄙地自我开脱一定是看花了眼最终它也不是死于没有舌头啊对不对……

可是不行,我想到它那时候黑亮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我,并不挣扎,也没什么反应,在我手里好像瞬间变成了雕塑一样。我眼泪立时就流出来了,心跳得厉害,下意识地把那团肉又塞了回去,夺门而出。

小鸟有舌头吗?如果没有的话,我究竟是把它的什么东西拖出来了呢?

直到它因为不明原因死去我也没记起后来它到底怎么样了,从我做了那种事到它失去生命到底是过了多长时间呢?我只记得我爸爸捧着它往兽医诊所跑,回来后红着眼睛说不行了。而我都没有告诉爸爸我曾经让它遭遇过那么可怕的虐待。

尽管我不是故意,但是只要想起来我都不能释怀,我时常想着自己的舌头被人拔出来的情景,我也能眼都不眨甚至不会挣扎地看着凶手吗?到底我为什么没有第一时告诉大人我的小鸟被我伤了,快送它给医生看看,它的舌头还会安上的吧,起码也给它打个止疼针啊。

而我就像个让人厌恶的苍蝇一样逃跑了,它是和着那团肉把自己的舌头咽下去了还是吐掉了?它感觉自己嘴里少了个东西怎么让人知道它的恐怖?好像一直和善地喂养它的人扯掉了它的舌头它会怎么想?死去的时候会怨恨吗?还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是该受点什么惩罚的。

那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点的想法。

我滑稽可爱的小鸟死去已经十年多了,可是我无比清晰地记得它的样子,两根少见的小胡子,鼓鼓的肚子和跌跌撞撞亲昵的飞扑。

然后嗓子哽得难受,却不知道能怎么办……

只是一只鸟而已,却实实在在让我感到罪恶的涵义,以及无法补救的痛苦。
要永久的被这种后悔和自责束缚,对我来说或许竟是一件轻松的事?
从来都是这么矛盾,也不会再比这更让我害怕——我,曾经把一只小鸟的舌头扯掉了。
那样战栗和惊惧的感觉你能体会到吗?
如果能,可以原谅我吗……

这绝对不是兴奋的语气而是震惊,太猖狂了,真的太猖狂了啊!
因为我明天就要回家了晚上老大请吃饭,车子开到路口转角处一辆摩托车不要命地斜冲过来吓俺们一跳
最主要是此车转过来往前冲的时候左臂赫然挂了一辆单车!
速度好快!路边车主一声惊呼活活噎在了嗓子眼里人家一路轰鸣早没了影儿
我们面面相觑
“那是啥…”
“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飞车党…”
“飞车党不是抢包的吗…”
“可能这个穷急了眼吧…”
“年关真的好乱啊…”
“是啊…”
“这人臂力了得啊…”
“是啊…”
传说中广东治安最差的一个城市,以前是只闻其声,现在终于被我看了活体
老妈,我圆满了<——你圆满个屁啊你还有没有点社会公德心啊!

于是,今晚的饭局大概来了20个人
我知道这种情形下老大肯定会喝得人事不知
反正我那凹凸曼老板在酒店里已经是吐得稀里哗啦
之后竟然还有精力去K歌我明天就要走了啊
为什么偏偏选这一天大宴宾客明知道自己没啥自制力
是说我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关系么?
深更半夜自己回来的时候心里可酸了
老大平时对我再好我这时候都觉得可能我在她心里也没有那么重要
在这里最后的一个晚上宁愿跟别人玩也不想和我待在一起
这样阴暗的想法还是该克制的,你看我现在都泪眼模糊了
一个人走的时候跟老板娘打了招呼,有她在我就不担心
老大明天醒来或许会觉得不舒服或许根本没当回事
可对我来说这么重要的一夜也没有人考虑过我的心情啊
任性的时候就不愿意再去体谅和为别人着想
因为我委屈
为什么做什么事都不能善始善终呢

胖坑说6点准时在机场接我
已经大半年没见她,即使在小时候寄住在别人家我也没有分开这么久
后天干脆一起去超市围观在那里打工的妹妹
也不知道她那个11区的同学啥时候回来我好想马上接本子回家OTL
没跟爸爸说回家的事,每次回去都是偷偷摸摸的
算命的说我是六亲不认的命,有时候想想也挺靠谱的
前天发现手机可以下书看,于是一连三天都在看鬼故事
冤鬼路系列真好看,不知道有没有实体书卖
咒怨的白老妇和黑少女太无趣
日式恐怖片有点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的感觉了

继续收拾行李……

其实根本没有见过人家啦这只是为了押韵(揍)
昨天去上公子看到小超人本的repo,ID是很熟悉的F姑娘
一时间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它悄悄地就蔓延开了
最初——大概也有好几个月了——是在我摆渡的一篇博文下面看到她的回复
(俺们同爱四姑娘)
于是顺路摸到她的空间踩一脚,一来二去觉得很对脾气就互相加了好友
她的博吐槽可欢乐,更新也勤,而且每一篇都有很多人回复,是个人缘很好的人
要说熟的话倒也算不上,还知道的事也只有她同样刷公子而且是咪子鱼一只而已
也就是因为这个吧,后来因此就生了嫌隙

那是上一轮网路扫荡到尾声的时候,公子迫不得已隐身了
我为了方便寻找就在空间链接挂了它的缩写
(因为小电经常要崩收藏夹功能我几乎不用)
某天F姑娘看到了这个要命的链接,就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为什么挂着公子的链接?”(大意)
我一想,的确这样做不太妥当,于是把链接名改成“道德大讲堂”
想着这种名字大概不会有人有兴趣点吧
顺便回信“名字改啦”
F姑娘“不是改不改名的问题吧……”
我再回“这样应该就没关系了吧(大意),话说河蟹也该过去了OTL”
但是下一封来信让我难过了很久
“您是版主,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会员/平民,怎么敢要求您@##$%#@”(也是大意,就是说我是高高在上的某论坛版主,对方作为普通人怎么能有权利要求我撤链接呢。但是“您”这样的字眼我没有记错)

当时楞了半天
我好想回信问问姑娘我到底是说了什么让你觉得我在摆跟这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某版主的架子了?
挂公子链接只是为方便,后来也是经你提醒觉得直接缩写的确不保险于是改名字
(接下来我就干脆撤掉了链接)
我那个摆渡的空间的每天的访问量都固定在5个以内(真冷清)
并且大都是搜着某篇博文进去的
而且链接栏是长长的一串不下几十个,要说这样会暴露公子我觉得可能性太小了
我明白你想保护公子的心意,我都觉得最近外来物种多得惊人
但是你这样的短信真的很伤我的心,我没有任何不敬的语言也没有固执己见,怎么你就会把我们两个的关系上升到版主和普会的那种对立的位置上呢?虽然我们有混同一个论坛但我曾经对你有任何的压制么?究竟我在你眼里是个什么人?

那之后F姑娘把我从好友名单中移除,我想大概这是想撇清关系的表现吧
于是我也不好厚脸皮的再自以为是好友,那么,一起撤吧
这大概是网路上唯一一位这样“分手”的朋友
可我真的很喜欢她,但她并不喜欢我,现在若想起来的话应该还是在讨厌着我吧
后来有看到她写的一篇文,提到“某吧主公然把公子的链接挂在空间里……”
也不想猜是不是在说我,对我来说算是很偏激的断交方式应该也挽不回了
只是偶尔看到她ID时还是觉得伤心,明明曾经友好过到底是为了什么变成了这样
想说的是作为DM界独一无二的论坛公子总有一天会并且已经在逐渐被非理智F女侵袭
从第一张帖子地址被贴出去开始蝴蝶的翅膀就开始扇动到今天那里早已物是人非
爱渐渐淡了并不表示我就想看它不好,F你是否认为我也是在毁她小白中的一员呢

隔了这么久又想起来,实在算不是上是美好的回忆,也许没恶意的说话在对方眼里就是随便的表现吧。尽管这样,看到她的repo贴还是觉得开心,因为小超人本我没有买到,收到喜欢的本总归是件好事
江湖再见吧……
 近况…?

写文了…

争取不坑…

 俺…
脾气暴躁=V=
必殺:諸葛亮定計害孔明
 類別
 最新留言
 日厲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路人君留言板
 月份存档
 FC2計數器
 頁碼

 个鍾
泰姆就像马尼一样流走…
马尼可循环而泰姆不可…
 我搜
 鏈接
只見我手起刀落
 隔壁